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白小姐开奖结果 > 鲶鱼 >

2019年的第一条鲶鱼Grin 开始搅动交易所

归档日期:04-21       文本归类:鲶鱼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由于流动性问题,一些交易所和用户(主要是 Grin 矿工)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仅1 月24 日,就有KuCoin 和CoinAll 两家交易所先后上线Grin。上线Grin 的队列中还出现了三大交易所的影子。

  据一位接近Grin 核心开发团队的人士透露,三大交易所的其中之一正在对接Grin 核心开发团队,以期尽快上线Grin。

  那些借上线% 的PV 增长甚至是100% 用户增长的交易所们,正赶在大交易所没上之前,攫取一波红利。

  率先挑起Grin 大旗的小交易所们,在经历了和矿池合谋、一番明争暗斗之后,绝对不想将到手的肥肉拱手于人。然而,小交易所撑不起流动性和市场参与度,而作为一个“无庄之币”,Grin 要想向更快发展,的确需要拥抱大交易所和更多用户。

  如果说Grin 之前,币圈对项目的普遍认知是历经基石轮、私募轮以及交易所发行、市值管理团队的“一条龙服务”,那Grin 的出现则打破人们的固有认知。

  在Grin 的世界里,没有坐镇操盘的“庄家”,只有不停寻找买家的Grin 矿工们。更独特的是,Grin没有项目方、没有工资,核心开发者靠捐赠养活团队。

  Grin 是近期风行币圈和矿圈的项目。它的设计和比特币有许多相似之处,如其底层采用Mimblewimble 协议,协议和项目均由匿名人士发布,社区去中心化和理想主义氛围浓厚。

  此外,其开发团队不接受投资,所有人都只能以挖矿的形式获得Grin。因而,Grin获得很多早期比特币社区成员推荐。

  但 Grin 的货币政策相较比特币又有创新之处,其设计不设发行上限,稳定增长,希望不通胀也不通缩。

  Grin开发于2016年,在 2019 年 1 月 16 日上线主网。在此之前,Grin因没有 ICO 和预挖矿,被不少人认为是比特币原教旨的回归,因此风靡国内外,成为熊市中的明星项目。

  按照Grin的匿名性机制,其对钱包构成了不小的挑战,一般的持币者很难配置一份自己的钱包。

  交易所BitMesh 合伙人王福强解释;“你可以把这个过程理解为面对面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比较安全。若A 转账给B,B 钱包不在线,此时转账的币会被冻结。这时A 有两种选择:第一种,取消转账,币会退回到钱包;第二种,等待B 钱包上线,然后交易成功。”

  因其上述特性,目前Grin 在矿工、矿池、交易所这个链条上,主动权被牢牢掌握在矿池和交易所手里。又因其搅动市场带来币价大幅涨跌,巨额利润空间又让矿池和交易所想尽办法攫取主动权。

  “Grin 现在已经让矿池这个小小的服务环节,跃升为整个链条的宠儿。”王福强如此评价道。

  也因此,F2Pool鱼池创始人“神鱼”在一次行业交流会上直言,Grin 对于行业小白来说简直是灾难,这其中的一个问题就是包括存储钱包在内的配套环节尚处于缺失状态。

  矿工搞不定钱包,就无法提币。此时,交易所就成了Grin流向的不二途径。用户可以提币到交易所变现,也可以先存在交易所中。

  既然矿池的币总是要流向交易所,那么,流向哪里就有可操作的空间。据王福强介绍,为了能吸引更多的用户,一些交易所有可能和矿池达成某种合作来获取优先导流。

  具体操作的方式是,矿池会在矿工提币的页面推荐一些交易所。就像百度的网页排名一样,排在前面的网页,点击率可能更高。待矿工通过矿池链接成功提币至合作交易所后,该交易所就会向给矿池返点。

  这一判断并非凭空想象。一位不愿具名的矿工表示,UU 矿池的Grin 提币页面,一度只有对接了币夫一家交易所。

  另外,据王福强介绍,1 月18 日,BitMesh 在全网的交易量迅速攀升。“鱼池”当日共产出大约2 万枚Grin,其中的8000 枚流向了BitMesh。

  这时,BitMesh 收到某前五矿池的橄榄枝。该矿池到向BitMesh 开诚布公地出价,称只要BitMesh 给矿池1% 的返点,该矿池即可为BitMesh 导流;同时还称已于其他交易所达成了合作。

  当矿池与交易所合谋成为默认的潜规则,交易所与交易所之前也充满了尔虞我诈的“争夺”。

  比如说,有些交易所为了争取用户而卧底竞争对手的微信群,上演争夺Grin 用户的“无间道”。

  刚上线Grin 的头两天是最忙的时候。开发自动充提系统、解决新网络和新用户的问题,让全员只有七个人的BitMesh 团队忙得不可开交。

  王福强告诉Odaily星球日报,当时,团队的几个人全把床铺在了办公室,连续数日不分昼夜地在干活。

  “就在这时,还有竞对潜入到我们的客户群里捣乱,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王福强摆手一笑。

  “怎么看出来的呢?他们进了我们的客户群就演双簧,一问一答的,说XX 交易所有多好,试图把客户拉过去。”

  王福强否定了这个判断。“我也在想XX 交易所是不是真的很好用。但后来我在好多Grin 群发现,就是那几个人反复在说一样的话。时间长了,就发现他们是XX 交易所过来的。”

  “他们还假装是我们客服,问了不少问题,后来又各种套话,想知道到底我们的自动充值提现系统是怎么做的。”王福强说。

  熊市之下,交易所不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角色,不论是三大交易所还是中小型交易所,收入来源(主要是上币费和交易手续费)一片惨淡,不少交易所正战略收缩以求生存。

  而 Grin 的明星效应一直延续到上线之后,这个“微笑币”给市场带来了不小震荡。

  王福强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BitMesh 上线之后一直没有起色。正式上线一周后,BitMesh迎来了和Grin 使用同一个协议的Beam 的主网上线。Beam 为BitMesh 带来200 位用户,而Grin 的上线则将这个数字提高至数千名。

  除了BitMesh 外,还有一大批交易所争相上线Grin。据Odaily星球日报不完全统计,截至1 月23 日,已经有Bibox、币夫等二十余家交易所主动上线Grin。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截止1 月19 日,已经有两家交易所和Grin 核心开发团队对接上线Grin 事宜,其中一家是“三大交易所”(火币、OKEx、币安)之一。

  币夫CEO Garett Jin 向Odaily星球日报透露,在Grin 主网上线一周前,币夫开始准备上线事宜,Garett 看重的是Grin 带来的关注度。

  据Garett 介绍,Grin 上线后,币夫的PV(访问量)和UV(独立访客)实现了30% 以上的增长。

  Grin 的出现也让王福强看到了希望,目前BitMesh 已实现盈亏平衡,BitMesh 的日成交额为10 余个 BTC,主要收入是Grin的交易手续费。

  一方面,Grin 不比此前的ICO 项目,它没有项目方“操盘”,一切从零开始,价格波动大、流动性不高。

  根据Mytoken 统计的全网数据,Grin 从1 月17 日上午9 点蹿升至19.2美元后直线 点,Grin 的价格已经变为3.26 美元。

  区块律动CEO 王帅在社交平台上表示,“Grin价格掉这么快正好说明没有炒作的人在,或者炒作的人也觉得无利可图。”

  的确,一面,交易所上线Grin 没有上币费可收,另一面在配置钱包、提供流动性上也需付出诸多精力。

  而根据非小号1 月23 日的数据,才是大头,占全网交易的64.85%;根据Mytoken 的数据,AEX 以324 万美元的24 小时交易额占据第一。根据MiningPoolStats 的数据,hotbit 以267 万美元名列日交易量首位。

  但另一边,不少交易所也承认这里面有交易所刷量的情况,“不然怎么会出现那么多交易量。”

  扑朔迷离间,Grin 就像一只蝴蝶,扑哧煽动每个人的情绪和欲望,熊市里交易所久陷平静的水面被打破了。

  在被问及当前最急需的资源时,王福强对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我们尤其需要做市商,通过做量化、搬砖来提供流动性,不然很难做好用户体验。”

  提供流动性就像是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因为没有流动性所以需要做市商,但没有流动性做市商也很难做量化。尤其是,Grin 这个没有ICO 的项目,甚至没人向做市商出资赞助。

  想在交易所间买卖Grin 套利的交易人员常凯告诉Odaily星球日报,“现在搬砖的速度很慢,我们试过在Grin 价格差得大的两个交易所之间搬砖,但因为交易所的技术问题,提的币没及时到账,等了1 个小时后,行情早没了。”

  也正是由于流动性问题,一些交易所和用户(主要是Grin 矿工)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1 月22 日,矿工黎少茂在群里号召矿友们联合起来,“如果23 号币夫还不能提现的话,我们就联名去公安局报警,说币夫诈骗、非法开交易所”。

  黎少茂告诉Odaily星球日报,1 月17 日,各大矿池开始给矿工打Grin 。当时交易所正开着高价买单,最高时一个Grin 能卖一个BTC,矿工们看到价格后纷纷将币提到矿池推荐的交易所。

  黎少茂就是在这样眼红脑热的情况下把自己的Grin 打到币夫上。但当时他并没有看到,币夫交易所23 日才能提币的公告。

  1 月15 日,币夫交易所在上线Grin 交易对前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将在1 月23 日(也就是在开放充币的7 天后)才能提币。

  黎少茂打币至交易所中,准备卖出时才发现这个“潜规则”。黎少茂无法理解,他不明白交易所为什么要扣留用户的币那么久,与此同时,其他交易所在开放充币的同时就提供提币服务。

  对此,Garrett 对 Odaily星球日报称,提现延迟几天对于交易所而言是很常规的做法,可以给交易所的技术、流程的磨合留出一定时间。当时币夫评估后决定这么做,也许在决策方面没有充分考虑矿工的需求,这个可在之后进行改正。“后面看到用户反馈需求了,我们觉得既然宣传出去了就没必要朝更夕改。”

  对此,Odaily星球日报向OKEx 求证,对方表示“只能等通知,没有明确消息要上(Grin)”。

  据一位接近Grin 核心开发团队的人士透露,除了OKEx 外,三大交易所中还有一家正在对接Grin 核心开发团队,以期尽快上线Grin。

  “现在交易所行业已经很拥挤了,大牌交易所要上了Grin 的话,那小交易所几乎就没戏了。”王福强表示。

  这迫使大部分交易所抓紧筹备上线Grin,只为抢占这个已被一些人啃过的“先机”。

  另一边,胡亮透露,由于大型交易所繁琐的流程以及复杂的风控体系,上线Grin 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没有项目方,没有上币费,也没有讨价还价,所有交易所都站在同一起跑线,比拼的是速度和体验。

  无论是互相抹黑还是与矿池合纵连横,皆是为了瓜分Grin 这个蛋糕。在Grin 出现之前,和前几大交易所竞争存量用户是妄图的。

  毕竟这一次不需要上币费,也不需要投票上币,没有做市商,Grin 作为2019 年第一头鲶鱼闯进了交易所市场,让BitMesh 这样的新型交易所看到希望,也给三大交易所敲响了警钟。

  交易所的世界需要更多像Grin 一样的币种,让后面的创新交易所不断挑战前面的权威,也让投资者认清交易所的真实面目。

本文链接:http://dadesky.net/nianyu/176.html